更多精彩

中篇小说《年月吟歌》连载 第三十九章 文贤荟萃

2019-04-23 20:30来历:原创投稿 作者:巴蜀文学(敬之) 阅览:828

(网络图片)

第三十九章 文贤荟萃

二0一八年二月十二日,即阴历腊月二十七日,正是土家族“过赶年”的节日期间。这一天的上午,十点钟刚过,在南宾县城北郊的一隅,唐华那间高雅大方而豁亮的居所会客厅里,就应邀聚集了三十多位客人。

县作协主席常军,因有事耽搁了,所以他来的晚一些。他刚一进门,就习气性地昂首环顾四周,只见一盏九个龙头组成的圆状型的大吊灯,吊在客厅中心,将整个客厅照得灯火通明。在饭厅的间隔墙,则安顿了一个博古架,上面陈放了一些烟、酒、茶、古董及酒具茶具。

而在偌大的客厅里, 在靠沙发一面的墙上。则挂着作家兼书法家卓莹,挥毫着墨的几幅苍遁有力,抄录着李白、杜甫、范仲淹、杨万里等,古代名家大儒诗词作品的画卷。

但是,在正面左右两头,则是独具匠心的阁楼。在阁楼的栏杆上,万字格镶图的中心,则是镶嵌的代表着:“福、禄、寿、禧”涵义的,四块吉利动物木质雕琢图板。使整个客厅,充满了既古色古香古拙高雅的文明气味,又显着带有十分特别地显示了土家族吊脚楼,与土家民族文明风情神韵的风格。

这时,他彻底被这美丽高雅风格的客厅所信服,竞情不自禁地用嘴巴,“啧,啧”地咂巴了两下。才又无不赏识说道:“嗨,真不简单呀,不管是谁来,一看唐参谋这客厅的装修风格和铺排。就知道,这是一位崇尚儒家文明,颇有文明底蕴,又具深沉的文学涵养的文明名人、闻名作家啦!”

然后,他又面临咱们说:“你们看看,是不是这样啦?仅客厅就十分特别异乎寻常,它给人一种高雅而不失富丽,大方而不失风格,温馨而又失民族特点的美感!”

在座的众位宾客,听到常主席这几句话,如画蛇添足式地就道出了,客厅主人的儒雅气质和身份。都不谋而合地答道:“嗯,是这样,常主席不愧是作协主席,仅几句话,就对唐老点评地十分精确、到位。”

而站在一旁的唐华,见常主席和各位文人雅士,这样地恭维他,抬爱他,赏识他。就双手抱拳谦和地说道:“那里,那里,常军主席和各位过誉了,真实不敢当哟。好了,好了,请咱们落座吧,坐下来边品茶,边细细地叙谈吧。”

本来,今日是南宾县文学圈的:常军、卓莹、贤文、草屋、程垚、云雀、垫石、巴曼、建平、往事如风、众山小、玉勇、建帮等,二十余位作家朋友们。以及唐华原地点县财贸办的,几位要好的朋友:唐生海、程晓石、吕玉华等。与唐顺祥、唐中洪、唐素贞、唐祥云几个侄儿侄女。

当然,天然也还有唐华他的三个儿女与女婿、儿媳、孙子、外孙,以及随其小儿子唐杰一同日子的,唐华与喻秋韵他们的亲家母等。

他们见唐华配偶,已从成都回来南宾县城过新年,都曾屡次提出要请客唐华配偶,或到家来看望他们。但却因时刻不凑巧,几回都未能如愿。

所以,唐华知道此过后,他觉得与其让咱们来看望他,倒不如趁本年的“过赶年”节,专门约请咱们一同到家聚一聚。也好借此,彼此之间叙叙情,好好地交流一下创造心得体会,那样岂不更好?

所以,才有了今日在唐华寓所里的,文贤荟萃,群星灿烂,谈笑自若,热烈非凡的热情局面。

咱们边喝着茶,有的抽着烟,边交流议论着近年来,全县作家圈创造及出书状况。 而原财贸办的几位同志,和唐华他那几个侄儿侄女们,见文学界的朋友们一谈到文学,就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没了。明显,他们有些插不上话。

因而,他们则回身,就迈上了复式楼的另一层,跑到唐华的睡房和书房,各自说话去了。而客厅里,就只剩余文学圈的朋友们了。

这时,年月已逾八十三岁的老作家、书法家,卓莹则说:“我看啦,咱们南宾县的作家群,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除了原有的老作家外,也有刚锋芒毕露的文学新秀不断地涌出。像咸池河、往事如风、众山小、唐逢德等同志,都创造出书了不少长篇小说,或影视剧本之类作品。”

“近期,咸池河创造的《深山松涛》扶贫小说,还得到了渝都市作协的要点扶持,也在我国《检查报》等刊物连载宣布。往事如风创造的作品《西部梦》,还获得了共青团中心、我国作协的优异奖。真是让咱们喜从望外哟。”

作家草屋接过话说:“是啦,咱们县文学圈真是局势喜人啊,不单新秀如此,便是老作家也是热情勃发,佳作频出。唐华老作家更是宝刀不老啦。”

“近十年来,他老但是笔耕不辍哟,在全国各地及香港、澳门,宣布了1000多万字多种体裁的作品。并且接连出书了四部作品了,并且他创造出书的力作《敬之文集》,还被我国现代文学馆等,全国各地很多文博组织保藏传世,可谓是咱们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现在, 他又再接再励地在创造中篇小说《年月吟歌》,预备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七十周年的献礼作品。可以说是宏篇佳作连连,他创造或出书的文学作品,也达到了‘五部曲’了哟。”

作家兼主编的程垚, 见咱们说的这么热烈,天然也不甘落后。就凑过来说:“是啦,局势逼人呀,咱们县的作家群,体现都很优异。新老作家你追我赶,近几年像火山愤发相同,创造宣布或出书了许多的佳作新著,在文学上也算达到了必定的高度。”

“当然,若按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还有很大地距离,或许是只要‘高原’,而缺少‘顶峰’哟,还需要咱们铆足劲头尽力攀爬才行噻。”

这时,喻秋韵看时刻已挨近十二点钟了,才走过来对唐华说道:“老头子,你也不看时刻,都快十二点钟了,只管和咱们议论你们的文学了。搞啥子作业都要吃饭噻,你仍是赶快请咱们入席吧。”

不巧,这时唐华的电话又响了,唐华就对喻秋韵说道:“好的,老婆子,我把这个电话接了就吃饭吧。”说完,他就接电话去了。

本来,这个电话是原部队老首长祝吉利,从山东省省会济南市打过来的。唐华就在电话中,提早向他拜年,祝他们老夫妻节日快乐,健康长寿。

唐华也告知他的这位老团长,他这几天,均已向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老首长、老战友:王作成、尹国华、靳文彦、沈长虎、贾金河、陈继中等通了电话,并表达了节日的问好。

其实,唐华尽管脱离部队已五十多年了,但在部队所结下的厚意,却一向未被年月所减弱。他一向坚持着这种联络,时刻都在重视着他们的悉数。不仅如此,凡是他经历过的职业和单位,以及他结交的一切朋友们,包含在北京读大学时的同窗们。他都坚持着这种联络,不时还见见面叙叙情。

但更多的朋友,因为天南海北遍地一方,见一面真实不容易,不得已,他只好坚持用电话或微信交流联络了。

于此,倒也不是说,唐华是那种纯碎地“温良恭俭让”式的文人,但他确也是一个有道德有涵养有档次,讲情感重义气之士。

但是,唐华这个电话一接下来,不觉时刻已快到正午一点钟了。他赶忙对咱们说:“对不住,对不住,耽搁咱们了,请咱们入席吧。”他边说边走,就从他的博古架下方的蓄藏柜里,拿出了六瓶已收藏了近20年的“五粮液”酒来,分放在三张大桌子上。

这时,喻秋韵和她的亲家母何平,及幺儿媳妇何虹,则从厨房,端来了香愤愤冒着热气的土家好菜。

有:蒜腾炒腊肉、腊腊肠、炖腊猪蹄、烧白、粉蒸肉、青椒炒肉丝、糍巴、蛋条炖粉条、都芭块、舒肉、油炸豆腐、油炸花生米。

以及盐蛋、京彩、拌三丝等十九个菜肴。两张圆桌和一张方桌,都满满地摆了一大桌子菜。

唐华见菜已上齐,就亲自给三张桌子的作家、朋友们、侄儿女们,别离斟上了酒。不能喝酒的,他也倒上了一杯满满的花生饮料。

然后,他坐在中心的一桌,端起酒杯就说道:“各位作家、朋友、侄儿侄女们,感谢咱们莅临舍间,让我的陋室也蓬荜生辉。今日,是咱们土家族的‘过赶年’的节日, 咱们趁此聚在一同, 我借这杯薄酒, 共祝咱们的祖国, 咱们的民族繁荣昌盛, 也祝南宾县文学界再创光辉。来, 咱们干了这一杯, 干 ! ”

跟着, 一阵阵“干,干,干,”的声响, 三张桌子上, 每个喝酒的人,就将杯子中的酒一囗干了下去。不一会, 主人的敬酒, 就已过三巡了。按土家民族的规则, 即可自在喝酒,或彼此敬酒了。

这时, 县作协主席常军迫不急待地站起来, 端起酒杯就说:“今日, 我要 ‘借花献佛’, 在‘过赶年’的节日里,我要敬三杯酒。”

“榜首杯,我敬唐华老作家老先生。感谢您美意约请招待咱们,并祝您健康长寿,宝刀不老再创光辉。”

“第二杯酒,我要敬唐华、卓莹、贤文三位作协老参谋。是您们三位的精心点拨支撑,县作协才有今日的成果。”

“第三杯酒呢,我要敬在坐的各位作家。是咱们团结一致辛勤耕耘,才创始了南宾县文学作业的新局面。谢谢咱们,干杯,干!”

接着,咱们又按例自在敬酒,一时,敬酒碰杯声继续不断。至此,咱们也喝的半醉半醒,飘飘然了,好像也是酒足饭饱,适可而止。

此刻,正值下午三时。冬日暖暖地阳光洒在陈旧的县城,也洒在高耸地七曜山上,在一层层积雪的映照下,闪耀出了一道道曜人眼目的光辉。

唐华,与南宾县的作家们,紧记习近平总书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魂灵。文艺是铸造魂灵的工程,文艺作业者是魂灵的工程师”的教训。以“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肩负着表达歌颂新时代的历史使命。正迎着阳光满怀着热情,高唱着《年月吟歌》,阔步向文学的顶峰进发!

(本部小说章节,已悉数结束,谢谢您的阅览和赏识)

二0一九年二月九日执笔创造

二0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完结初稿

二0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修正定稿

创造于重庆.石柱城郊寓所

观澜轩

最新谈论 检查一切谈论
加载中......
宣布谈论

栏目导航

引荐阅览

抢手阅览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