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新编:廊桥遗梦

2019-05-07 22:0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一念放下 阅读:943

“沙沙……”廊桥上的枫叶红了不由乖巧的随风儿发出好听的声音。

“将军,将军,将军他回来了!”已多日屹立在廊桥上的小姐她今天禁不住地欢喜了起来,可为何她的神情恍惚中总隐藏着那么几丝无奈些许不安,难道小姐她是真的疯了吗?

“小姐,小姐,不要等了。将军他不会回来。”侍女落花看着有些痴呆的小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更是五味俱全,顿觉手脚错乱。

“不,不,落花,你瞧,将军他已经回来了。”桥外枫叶阵阵飒动,似相识犹重逢若话别。小姐惊恍眼角湿润,然还是咧着嘴笑了起来。然则,小姐傻傻的表情里却分明密布着几丝的“诡异”,这难道是埋怨,孰是无望中难遮掩着的一抹欣喜?

“娘亲,娘亲,阿爹回来了。他在哪儿,怎不陪枫儿玩呢?枫儿想阿爹了。”小少爷瞅着舞动的枫叶,更是抿嘴眨眼睛毫无名状的闹着,戏谑着。

廊外枫叶沙沙,是否已是故人来过。

“枫儿,阿爹走的时候,告诉娘亲,等枫叶红了,风儿拂动枫叶的时候,他也便就回来了……”小姐眉眼含笑般直直的盯着枫叶的身影却悄声用双手捂着嘘声告诉着小少爷,恰似这只是她们一家人的秘密,而将军此时只出外办了一趟差,根本就没有远离过。

“小姐,小姐,你这样又是何苦呢?”侍女落花望着已是喜怒无常满眼泪花的小姐,却也是泪眼婆娑。“这还是那个曾经如花似玉的小姐吗?”她不喑开始有点埋怨起将军了。

“小姐,将军走的时候,说是一个三年五载,可你看今年枫儿他都十岁了,将军却还是没有人影。”侍女落花一直为小姐愤愤不平,更是为小姐的这般痴情无比的动容无声地偷偷抹着眼泪。然,此时,她又岂敢去真的埋怨将军呢?

“娘亲,阿爹说话不算话,阿爹不乖,等他来了。阿枫也不和他玩。哼!”小少爷有些气恼,但微微中还是隐藏着些许期待和几丝惊喜。或许,只因他是清楚的知道的,“他是有父亲的。”

“娘亲,娘亲,你能给我讲讲阿爹的故事吗?我想听。”小姐抚了抚小少爷的头,抬头又望了一下舞动的枫叶,似乎心里稍瞬间就有了安慰,有了圆满,难得平静般唠起了他阿爹的故事。

“你阿爹哟,是这方圆十里有名的将军。不光武功好,还为人特别的善良。有一次,娘亲外出游山,遇见一只很大的秃鹰,它好似饿急了,就一个劲的向母亲飞来。这时你的父亲眼快,就一只箭射了下去,救了你的母亲。接着,我与你父亲也就相识了。”小姐说道这里,已多年没有光泽的脸庞惊现一丝红晕不觉霎时上了心头。登时,漂亮极了。

“娘亲,娘亲,你笑起来真好!枫儿,还要看!枫儿,还想听!”小少爷雀跃般“噢噢”了起来。

“好,好,娘亲都告诉你。”小姐再一次抬头望了一下随风舞动的枫叶,似乎此刻将军就在不远的家里正等着她们游玩归来,或是将军就在不远处正翘首着她们娘俩儿,脸上瞬时满是多年后相聚的小甜蜜,难得的丝丝温情笑容。

“小姐,该回去了。你看,枫儿少爷他都有些想睡了。”小少爷靠着落花眼睛好似有些惺忪,显然是有些疲倦了。“小姐,少爷他不是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吗?将军他已经阵亡了。醒醒吧。少爷在,将军他就犹在!”侍女落花立时不想再特意或刻意的去隐瞒小姐什么,今天她就果敢直言了,且又不知不觉中再一次心疼起小姐来。

“是呀,将军他已经回来了。”小姐吸了口气,廊桥上的枫叶它有一次沙沙的响起……那此时,小姐她是在听着自己的心声,还是在听这无声的寂寥一个人迈步在廊桥之上,悉数着时光渐行渐远,况留这廊桥遗梦,一梦执千年……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