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路怒者

2019-05-22 23:3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神女湖畔人家 阅读:1049

现年二十七岁的唐骏,出生农村,是一名华东大学装饰设计专业的本科毕业生。毕业后,他如愿进了本市一家著名的装潢公司,成了一名装饰装潢设计师。虽然他在公司只是个设计师,但在短短的数年多时间里,他独自设计并参与运作的装潢业务不下几十个。他的设计,因视角独特而颇具潜质,不仅在本市业界渐渐崭露头角,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而且还在全省的一次装饰设计大赛中获得过一个二等奖。因觉得自己在设计、运作方面已积累了一定的实践经验,心里也有了底气,一心想出人头地的他便有了自己创业的信心和勇气。在婚后不久,便在岳父的鼎力支持下,他向公司提交了辞职信,自己开了个小公司。

唐骏的“骏马”装潢公司开业不久,就通过岳父的关系接到了给本市一家宾馆内部改造的生意。这是自辉煌公司开业以来的第一单。虽然这一单的工程量不过才十几万,但唐骏觉得这是他创业的第一单,也是代表他业务水平和能力的第一单!因此,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工程做好,把它当成代表公司形象的标杆工程去做。

按照宾馆金老板的意思,这次改造,既要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同时也要最大限度地节约费用。在对宾馆内部构造进行细致研究后,他很快便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前段时间,他在公司独自熬了几个通宵,按照自己的设计思路做了三套方案,并把精心准备的设计方案和效果图给宾馆的老板送了过去。金老板斟酌后,最终确定了第二套方案,并与他写了个协议。这第二套方案,主要是选用一种刚上市的新型材料进行装饰。这种新型材料,装饰效果豪华气派,而且施工工艺也十分简洁。

方案定下来后,接着就要签协议了,可工人还没有着落。这天早上醒来,已怀孕七个多月的妻子方静向他建议道:“我弟弟呆在家没事,加上你爸、你妈,这不就有三个人了吗?”

唐骏撇着嘴道:“你以为这是闹着玩呢?这是公司的第一笔业务,是形象工程!你弟弟和我爸妈他们啥也不懂,干这活得找懂行的、有经验的人才行!”

“那就让我弟弟给你做管理,你爸妈给你做零活!”

“不行!”唐骏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不是替咱将来的儿子着想嘛!还不是为了给咱家省钱嘛!”方静躺在床上,抚摸着隆起的大肚皮撅着嘴,嘟囔道。

唐骏把耳朵贴到妻子的肚子上听了听,对着她的肚皮问道:“儿子,妈妈的话你说对不对?”

方静幸福地拍了一下丈夫的脑袋,撒娇似的埋怨道:“看你……跟你说正经的呢!”

“好好好,我听你的还不行吗?”说完,便起了身。

“今天你陪我去趟医院吧,该做检查了。”她又摸着自己的肚皮道。

“哎呀,今天不行,让妈陪你去吧……我得到市场上去,材料的数量和尺寸都要去跟人家定下来了,不然……”

方静突然跳了起来,眉毛都立了起来!冲着丈夫嚷道:“你每次都让我妈陪我去!你就不能陪我一次吗?”

唐骏不等她说完,忙俯下身,按住她的肚皮讨好道:“哎呦,我的好老婆,我这不是为了咱公司的生意嚒!你千万别这样,当心动了胎气!”

“我不管!今天你必须陪我去!”

“好好好!今天……我陪你去还不行吗!”

小夫妻俩开着他家那辆“帕萨特”刚出小区大门,唐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忙摸出手机来一看,是金老板打来的电话。金老板说道:“小唐,你那个方案我反复看了,有问题啊!”

正开着车的唐骏心里一惊,忙减慢了车速。他一只手握方向盘,一只手拿着手机,问道:“金老板,您有啥问题?”

金老板漫不经心地道:“主要不放心那个新材料……”

一位老人,骑着一辆人力三轮车,在帕萨特的右边驶过,行进到他的车前面。

唐骏减慢了车速,边看着那辆三轮车,边对金老板解释道:“金老板,那种新材料您完全可以放心。再说……

金老板打断道:“我看了网上的评论,这种材料不咋样啊!”

“网络上的评论不见得都对,我觉得那是施工方面的问题。原因在于,一些装修公司对这种新材料的性质没弄明白,结果导致在施工时出了问题。”

“那个价钱……咱还得再谈谈。”

“价钱?咱不是已经谈好了嘛。”

这时,前面路口的红灯亮起,三轮车驶向了唐骏所在的机动车道,并停了下来。唐骏的车也慢慢停了下来。

金老板又道:“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和你老丈人一起过来一下吧!”说完,不等唐骏说话,便挂了电话。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方静问道:“怎么?金老板反悔了?”

唐骏想着金老板的话,心里有些发乱,没对妻子的问话做出反应。

这时,绿灯亮起。唐骏本以为前头的三轮车会直行,却没料到它忽然往左急转。刚起步的他立即来了个急刹。车身剧烈地顿了一下,手机从他手里滑落,掉到车座下。妻子方静却也受到了惊吓。

唐骏忙熄了火,顾不得捡手机,也顾不得那辆头也不回的三轮车,转脸担心地问方静道:“怎么样?老婆,没碰着吧?”

方静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一手按着胸口,一手按着肚子,顿了顿,才道:“没事……这老头怎么这样?!”

后面在等红灯的几辆车响起了焦躁的喇叭。“嘀嘀嘀……嘟嘟嘟……”

唐骏的心情还没从刚才的阴影里完全逃离出来,对身后生气地骂道:“催!催!催!老子就不走!”

方静却责备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开车不要打电话,你偏不信!”

这时,绿灯又变成了红灯,车后的喇叭声也消停了。唐骏打着了火,捡起手机,把手机放到档位操纵杆前边的空盒里,继续等红灯,并又争辩道:“我也不想这样,人家有事才会打电话来,咱谁也得罪不起。”

方静一时语塞。

绿灯再次亮起,唐骏便启动了车,驶出了路口。

没开出一百米,手机再次响起。方静有些不耐烦地看了手机一眼,扭过头去看着车窗外,默不作声。唐骏只得靠边停了车,接听电话。这次是小舅子方宏打过来的。

“唐骏,你在哪儿呢?”方宏从未称过他为“姐夫”,这点他倒也习惯了。

唐骏道:“我和你姐在去医院的路上,你有啥事?”

方宏问道:“去医院干嘛?”

“陪你姐去医院检查一下……你有啥事就说。”他有些不耐烦。

“也没啥事……”

他继续耐着性子问道:“有啥事,你说嘛,干嘛吞吞吐吐的。”

“呃……公司咋样了?”

他笑着道:“你从来就没关心过我公司的事,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有话就直说吧,我还有一大堆的事呢!”

“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公司要发展壮大不是也缺人手嘛,不如我也进公司吧……我要求不高,给个副总经理的位置就行。”

“你说啥?”他回头朝方静看了看,笑问道。

“你就说行不行吧?”方宏干脆问道。

唐骏没好气地答道:“我没意见,你先问问你姐她的意见吧?”说完,便放下了电话。

上了路,唐骏笑着对方静道:“你那个宝贝弟弟可真有意思……”

方静转过脸,疑惑地看着他,在等他的下文。

唐骏手握方向盘,看着前方,一边开了车,一边慢悠悠地笑道:“方宏的心挺大的,公司刚开业,一笔生意还没做成,他就要来当副总经理了 !我看,干脆,把我这个经理的位置让给他来当得了。”

方静有些不高兴地撇着嘴道:“副经理怎么了?你可别忘了!没我爸爸的支持,你哪来的骏马公司?!咱哪来的房子结婚?!”

唐骏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与方静结婚前,按照方静家的要求,他家必须得在城里买套房。现实状况是,唐骏的父母大半辈子的积蓄,也不够付城里这一套房子的首付。他不得不自己又借了一部分钱,才凑够了房子的首付。结婚后,方静她爸立即给他们小两口付了剩下的购房款。后来,在他开公司的这件事上,老丈人也是倾其所有,鼎力支持的。这些事,一直象小山一样,压在唐骏的胸口上,让他的倍感压力,却又无可奈何。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成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让方静和老丈人看看,自己绝不是个平庸的人。

他忙陪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话没说完,手机又响了。

唐骏低头看了手机屏幕一眼,见又是金老板,只得再次打了方向灯,靠路边停车。

“金老板,我有事去趟医院,等事完了,我就去你那边……”

金老板迟疑了一会儿,用商量的口吻回道:“小唐,我感觉你这个新材料的方案不合适……能不能重新弄一个方案……”

唐骏不禁心里又是一惊。

他的脑子快速旋转起来,虽然和金老板已有了一份协议,一旦对簿公堂,这份协议在法律上也不知道能起到什么作用,协议毕竟不是正式合同,再说双方闹僵了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况且还有老丈人那层关系在里头。此刻,他十分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想到立马把正式合同给签下来。想到这,他忙婉言道:“金老板,那个方案当时是咱俩当面敲定的,……您要是实在不满意的话,我可以完全按照您的意图来做,只要价钱方面合适……”

“小唐,我还是想继续与你合作的,主要是对那个材料不放心。”

“材料您绝对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包赔您的损失!”

“这个……”

“金老板,我们公司会严格按照咱的协议来办,施工一定保质保量!如果将来出现质量问题,您可以按协议追究我们公司的责任。”他故意把协议两个字说得很重。

金老板显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有些不悦,却又慢条斯理地讥讽道:“协议?事儿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协议算个啥?即便是合同,也不是完全不能变的嘛!”

唐骏立即矮了三分,忙解释道:“金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金老板在电话里打断了他,道:“你放心,我还是相信你的,我也不会轻易废除咱的协议的。”

金老板的态度,让唐骏琢磨不定,他的心里充满了疑虑,他又承诺道:“金老板,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挂了电话,唐骏的心里却很不踏实,他自言自语道:“究竟哪儿出了问题?”

方静道:“还能有啥问题,不是被人顶了,就是嫌你价钱高了!”

方静的一句话点醒了唐骏,原本信心十足的他不由得有些泄气,道:“按协议上的价格,利润就已经很低了,再降!我还赚个毛啊!”

方静忍不住嘲讽道:“吃力不讨好!你说你搞那么多方案干嘛?还别出心裁搞什么新型材料?”

唐骏的心情很郁闷,听了妻子的埋怨和讥讽,辨白道:“这可是公司的第一笔买卖!这第一笔买卖代表着公司的形象,也代表着公司的未来,一定得做成了!现在市场竞争这么激烈,不搞出点特色来,谁看得上啊!还不是为了公司的将来着想嘛!”

方静见他说的也有道理,便不再说什么,心情却变得焦躁起来。

再次上路,两人都觉得心里有些不痛快,一路沉默了好长时间。唐骏看了一眼脸色严峻的方静,有意打破车内沉寂的气氛,便微笑着岔开话题道:“今天咱还是去找上次给你检查的刘大夫,我觉得她人特好。”

方静却不动声色地看着前方的十字路口,一言不发。唐骏忙安慰道:“别想了,公司的事有我。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呵护好咱的宝贝儿子。等儿子出生了,咱的第一笔买卖也完工了,到那时,咱可是双喜临门,要好好庆祝一下!”

没想到,方静还是一言不发。唐骏伸手扯了一下她的胳膊,问道:“老婆,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好好开车吧。”她笑了一下,笑容也有些僵硬。

到十字路口时,“叮叮叮”,唐骏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唐骏看了方静一眼,只得又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原来是市场蔡经理的电话。这时,路口的红灯亮了,他停了车,接听电话:“喂!蔡经理,你好!”

蔡经理在电话里问道:“唐老弟,在哪儿呢?”

“我在去医院的路上呢。”

“有个事跟你说一下,就是上次咱谈的那个新材料的事……”

“对了,我正打算去你那儿呢!数量……我可能要追加一点。”

“这没问题,只是……这价格……低了点。”

“咱不是已经谈好了嚒?!”

“是这样,厂家那边运费涨了百分之五,所以……”

唐骏心里直冒火,生气道:“你啥意思啊?咱都说好了,我合同也签了,你涨价也得……”

蔡经理十分为难地答道:“老弟,我也没办法,我也是刚得到这个信息。我总不能……总不能做亏本买卖吧……”

“做生意要讲信誉!你……咋能这样呢?”

“老弟,我也想好好合作,可按照原来定的价格,我就没得赔了。要不……要不你到别的地方看看……”

“你怎么能这样呢?”刚说完,那头便挂了电话。

唐骏没料到蔡经理会突然涨他的价,他呆呆地看着前面的红绿灯,心里十分烦乱,以至于绿灯亮起时,他居然没注意到,忘记了起步。这时,身后想起了一连串急促的汽车喇叭声。

跟在他身后的一辆白色宝马车的年轻车主下了车,几步走到他的帕萨特的驾驶室外,很不高兴地敲了敲车窗,示意他摇下车窗。

唐骏按耐住心头的怒火,面无表情地慢慢放下车窗。年轻人十分恼火,问道:“会不会开车?色盲啊?”

唐骏没好气地戕道:“怎么了?等两分钟怎么了?”

方静见状忙低头向年轻人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接了个电话……马上就走。”年轻人见车里坐着一个孕妇,便住了口,转身又回到宝马车上。

这时,红灯转为了绿灯,唐骏却依旧没动,身后的宝马立即再次响起了催促的喇叭声。方静生气道:“你咋还不走?等着挨骂啊?”唐骏“哼”了一声,这才启步。身后那辆宝马怒吼着,急不可耐地超过了帕萨特,驶过路口,往前疾驰而去。

唐骏看着宝马的背影,骂道:“切!不就是辆破宝马吗?象是咱买不起似的,神气什么!”

方静听了,冷笑道:“你买得起?你这是羡慕嫉妒恨!”

“我买不起?还……还我嫉妒他?!笑话!”

方静反唇相讥道:“你就是嘴硬!你买辆宝马我看看?”

“你等着!等我做成了这笔买卖,我立马就买一辆给你看看!”

方静又冷笑道:“买卖?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还买宝马?”

唐骏气得脸色发白,嘴唇有些发抖,脚下的油门不觉加了上去……

方静却没有住口,继续挖苦道:“我看你还是规规矩矩地回去上班的好,省得把咱家那点钱都败光了!”

唐骏的眼里冒出了火,脚下的油门不知不觉踩了下去!车象被什么有力的大手突然推了一把似的,猛地往前一窜。车速的突然加快,方静忙大声阻止他道:“唐骏!你慢点?!”

唐骏似乎没听到方静的话,也没有意识到她已是个身怀六甲的孕妇。他两眼空洞地盯着前方,双手紧握着方向盘,脑子里浮现出了妻子歇斯底里发作时的样子。

脸色苍白的方静一只手紧紧抓住车门上的车把手,一手按着自己的肚皮,她一双惊恐的眼睛紧盯着前方,怒吼道:“唐骏!你停下!你要干嘛?”

唐骏哆嗦了一下,不由得松了脚下的油门,减慢了车速。他却又不以为然地答道:“不干嘛!”

方静立起眉毛,愤恨道:“不干嘛?这么多车,你开这么快干嘛?!”

唐骏冷笑道:“你不是要去医院吗?我开快一点,你就能早点到医院了!不对吗?”

方静不依不饶地又怒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我妈陪我去呢!”

唐骏道:“不是你求着我让我陪你去的吗?怎么?又不需要我陪了?”

“我求你?我求你了嘛?”

“难道不是吗?”

“唐骏!你无赖!”

“我无赖?!咱俩谁无赖?!”

“你不无赖?亏你说的出口!看你办的那些事,哪件不是咱家给你出的钱!”

方静的一席话,说到了唐骏的痛处,他无言以对,可脚下却使了力。车速越来越快,很快便超过了六十,码表上的数字还在不断地往上升……

方静紧张到了极点,她浑身发抖,对唐骏大声命令道:“停车!停车!”

唐骏根本不屑去看她歇斯底里的样子,冷笑道:“你不是要去医院吗?我开快点,这样你就能快点到医院了!”

方静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跺着脚大喊道:“停车!停车!你停车!”

唐骏忽然面目狰狞地笑了起来,脚下的油门却依旧还在往下压。帕萨特像一匹脱缰了的野马一般,朝国道的那个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冲去……

这时,前面国道上的路口红灯忽然亮了,一度情绪失控的唐骏却忽然恢复了理智。他猛地踏下脚下的刹车踏板……车胎摩擦着柏油路面,立即发出“吱吱吱吱”的刹车声。由于帕萨特的车速接近一百码,惯性让帕萨特的车后轮也越过了路口的白色底线,并在十字路口的中央位置急停了下来。

这时,一辆满载货物的大卡车刚好遇到绿灯,正快速向这个十字路口驶来……在十几米远的距离外,卡车司机已经发现了突然驶出右侧路口却又急停在路口中央的这辆灰色小车!他惊叫“不好”,情急之下,慌忙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用力踩下脚下的刹车板,并往右急打方向盘,试图尽量避开路中央的这辆小车……唐骏这时也看见了这辆朝自己急驶而来的大卡车,大叫“不好”,忙松开刹车,慌忙猛踩油门踏板,也试图立即离开马路中央……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嘎嘎嘎嘎”的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卡车在柏油路面上划出数道浓浓的黑色弧线,强烈制动下,轮胎和路面产生了强大的摩擦力,路面上立即升腾起青灰色的烟雾,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浓烈橡胶臭味。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紧急减速的大卡车还是越过路口的白线,朝小车的车尾左侧冲了过去…………紧急制动时,司机往右猛打方向盘,选择避开帕萨特的车头和车中间最具杀伤力的位置。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帕萨特的车尾遭到了卡车的猛烈一击!帕萨特像是巨人手里的一个小小的玩具,随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车头和车尾调转了方向,又立即被卷进了卡车的“肚皮”里,继而,卡车的后轮又无情地向车身碾压了过去……幸好,车轮被刹车紧紧地抱死了,帕萨特在车肚子里被拖行了数十米远。大卡车在撞上帕萨特后,又先后撞上三辆私家车,一辆小型面包车,在撞断了国道边的隔离护栏后,又撞上一根粗大的电缆铁柱子,才终于停了下来。

当天中午,警方在电视上发出了事故通告。

“……在这起事故中,卡车司机陆某当场死亡,副驾驶黄某重伤;帕萨特的车主唐某当场死亡,其妻方某重伤,其腹中七个月大的胎儿流产……帕萨特和卡车当场报废,并有多部车辆损坏,还导致了十余人不同程度负伤,经济损失达……”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